权游理论:布兰和夜王可能是同一个人,也许暗藏惊人真相:夜王为什么追杀布兰?

《权力的游戏》中比较开挂的几个人:龙妈浴火重生,巨龙全都听命与她;夜王能够复活死人,他的死亡大军在战斗中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布兰继承三眼乌鸦的能力,并且还是一名绿先知,通过鱼梁木可以看到过去,通过乌鸦可以将视野遍布整个维斯特洛大陆,通过梦境可以看到未来。这么看这几个人中最开挂的恐怕就是布兰的。

许多围绕布兰的疑问还未解答,布兰和夜王是不是一个人?夜王为什么要追杀布兰?小布兰是如何既是新任的三眼乌鸦,同时又是异鬼之王呢?把这些问题连贯起来,也许我们会发现这里藏着一个惊人的阴谋和真相。

有的甚至能够解释数千年来维斯特洛大陆上发生的一切事件背后的联系,甚至预言了《权力的游戏》会怎样完结。

这是一个大胆而有趣的猜想。的确在原著中和电视剧中都有这样的线索。夜王来自史塔克家族,名字也叫布兰。老奶妈在给布兰讲故事时强调夜王与布兰同名,并且都是史塔克家族的血脉。他是第十三任守夜人军团总司令,同时也是一个无畏的战士。

他爱上了一个“肌肤仿佛月亮般苍白,眼睛犹如蓝色的星…皮肤像冰一样寒冷”的女人。在把她带回长夜堡之后,夜王把她封为他的王后,开始了他们十三年的统治。之后被他自己的兄弟北境之王和塞外之王乔曼联合打败。在他死后,人们发现他曾向异鬼奉献祭品,于是所有关于夜王的记录全被销毁,他的名字成为禁忌。

布兰在与夜王相遇时,异鬼看不见布兰,而夜王可以。这都在暗示着夜王与布兰之间有着密切不为人知的联系。

也许真是这样,布兰和夜王就是一个魂灵在两个世界的对立,布兰代表智慧,纯真(布兰被称为“夏天的孩子”)。夜王却代表邪恶,黑暗。但终究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布兰一直在通过时空穿梭不断回到过去,试图将异鬼对人类威胁扼杀在摇篮中,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最终被困在了夜王体内。用时间循环理论就相对好理解一点。

夜王为什么要追杀布兰?

夜王与布兰的相遇偶然,事态发展却有些猝不及防。夜王追寻自己在布兰身上留下的气味追杀而来。三眼乌鸦、阿多都被异鬼杀死。为什么夜王如此迫不及待地要杀死布兰?

这里有两种可能:

1、布兰即将成为绿先知,绿先知代表了旧神和神秘的穿越过去和感知未来的巨大力量。为了消灭这个强大的对手,夜王必须先下手为强,及早杀死布兰,为今后进攻长城减少阻力。

2、我们应该记得,布兰和先知三眼乌鸦一起神游,回到几十年前他的父亲奈德去解救其妹妹莱安娜时,布兰忍不住叫了一声“父亲”,奈德似乎听见了布兰的呼唤,但三眼乌鸦十分害怕,立刻将布兰带回。这里似乎暗示着布兰不仅可以穿越,甚至比三眼乌鸦更强,可以与穿越的时空那时候的人们对话。那样的话,当然布兰也就拥有了改变历史的能力。

未来某个时点的布兰,当看到了人鬼大决战的结果或许是惨败后,可能就决定试图回到过去,将祸根扼杀在摇篮状态。而这或许就是一切浩劫的来源。

第一次努力失败其实还包含着疯王暴政的诱因——是布兰•史塔克不断在疯王伊利斯二世(几十年前)耳边低语“Burn them all/烧死他们”,本来是告诉国王对付异鬼的方法,那时异鬼崛起,还很弱势,七国一统,可事与愿违,生性猜忌的伊利斯•坦格利安就这样疑神疑鬼疑人心地被逼疯了,用火烧臣民玩,篡夺者战争爆发,推翻了龙家坦格利安王朝,鹿家拜拉席恩取而代之,统一格局名存实亡。

第二次努力,布兰穿越到更早之前(数千年前),试图找到人类历史上是如何阻止了异鬼入侵。但是布兰晚到了一步,异鬼已经出现,于是只好控制了布兰登•史塔克的身体,也就是传说中的“筑城者”——临冬城第一任城主,合北境、森林之子、野人自由民之力筑成了绝境长城,七国实行长城守夜人机制,物理隔离,魔法防御,异鬼从此止步长城脚下。

但是,我们也知道,此为权宜之计,没有办法的办法。(这一部分在《冰与火之歌》中并未详细提及,英雄纪元,长夜来临,都发生在维斯特洛历史详细记载之前,所以,并不知道这些事件之间具体间隔了多久,所以,布兰穿越回到过去这些事件中的某个具体明确的时间点是不太可能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布兰会错过了真实的长夜来临。)

第三次努力是布兰尝试穿越到了异鬼出现之前(一万年之前),试图进入被森林之子用龙晶插入心脏转化成的第一个异鬼的忙你那名男子的身体,不管是阻止森林之子制造出异鬼,还是阻止他们与人类的战争,布兰是希望从根源上消除异鬼威胁的,试图借人传声,告诫森林之子不要这么做,未来异鬼遗害无穷,很可能是森林之子并不相信狡猾的人类,还是制造出了异鬼还是被制造了出来。

玖键•黎德和三眼乌鸦都曾多次告诫布兰不可以在过去或者在其他生物体内停留太久时间,因为可能会被困在那里。这就是为什么布兰的部分灵力和意识被困在了第一个异鬼体内,而它成为了拥有布兰三眼乌鸦全部超能力的夜王,使夜王有了起死转化的无边法力。

布兰已经活了数千年,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他进入幻视状态,夜王能看到他,并标记他。于是夜王赶到了布兰藏身之地,杀死了还没有讲出所有秘密的三眼乌鸦。现在看三眼乌鸦当初所说的布兰不会再能行走,但是“会飞翔了”,随后我们以为是会借助渡鸦飞翔了,之前就有人猜龙妈三条龙他能骑一条。

这三次穿越的失败尝试都产生了时空循环,数千年来的第一次布兰看到了来自史塔克家族的囧雪,不想杀掉他。他甚至还知道了更深一层的内情,自己一直以来纠错却越陷越深,在当时真正的布兰生活的地方的兄长囧最终会用另一套宿命机制打败夜王/自己,夜王是个bug,知道了游戏规则,现在要破坏这个游戏规则。乔治•RR•马丁曾说权游第8季结局是苦乐参半,那么最终囧雪杀死布兰结束这一切绝对是苦乐参半。

支持这个理论的一个重要依据就是当第一个异鬼被森林之子制造出来的时候,异鬼抓紧了树枝,一旁观察地布兰也同样抓紧了树枝,就像是他也经历了这一切,那么如果布兰正是困在了那人体内就很好解释了。

艰难屯之战后的夜王外貌有了改变呢?关键是夜王越来越像布兰的脸型,很可能剧情设定在开始往布兰困在夜王体内的方向发展。此外,夜王和Bran之间有着宿命之缘,Bran到哪夜王就可到哪!如果一切都是布兰造成的,那么为什么整部剧又对布兰这条线索还大大不如囧雪、龙母、詹姆等线索的刻画呢?

眼鸦(the Three-Eyed Raven)曾说过:“the past is already written,the ink is dry”(过去已成书,墨迹已风干),如果上一任三眼乌鸦知道过去、现在、将来发生这些事情,为什么没有干预呢?为什么他不告诉布兰不要进入那个人身体,而进入一个森林之子身体岂不是更明智吗?如果一开始这些就注定会失败,为什么三眼乌鸦看不到并不让自己错上加错,而是寻找另外的正解之法呢。

限时特惠:添加站长微信赠送情感/职场提升课程!电脑端扫描右侧二维码,手机端扫描底部二维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